新闻 2023-12-03 18:20:03 作者:新京报评论    浏览:3    

有针对性、高效率的“推销”策略,让利雅得最终把相对优势转化为绝对胜势。▲11月28日,沙特阿拉伯利雅得举行无人机灯光秀以庆祝其获得2030年世博会主办权。图/新华社文 | 陶短房据参考消息11月30日援引外媒报道,凭借聚焦于塑造一个繁荣、可持续未来的申办重点,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11月28日被选为2030年世博会的举办地,击败了罗马和韩国港口城市釜山,赢得这场预计将吸引数千万游客的活动的主办权。2030年世博会举办地利雅得2030年世博会主办地由所有国际展览局成员国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遴选,在全部182票中,利雅得得到165票,釜山和罗马分别仅获得29票和17票,利雅得可谓获得一场酣畅淋漓、毫无争议的完胜。世博会创办于19世纪中叶,1851年首届世博会在伦敦水晶宫举办,旨在反映工业革命的活力,展示那个时代的技术和物质进步。1912年国际展览局成立,自此成为世博会监管方。长期以来,世博会一直是各国展示创新和文化成就的舞台,许多划时代的技术成就和世界驰名的地标式建筑都诞生于世博会上。如1876年贝尔在费城世博会首次推出电话,1889年巴黎埃菲尔铁塔作为巴黎世博会地标暨法国大革命100周年纪念建筑拔地而起,1939年法恩斯沃斯在纽约世博会首推电视,2010年上海世博会作为首届由发展中国家主办的世博会,则让全世界领略到中国高速发展的新面貌。当前全球经济面临严峻的增长局势,各申请国和申请城市都希望通过主办世博会,为自己的经济发展注入新的强大活力,因此本次竞争相当激烈。利雅得申办的主题是“变革时代:携手共创美好明天” ,希望通过主办世博会,突出沙特经济和商业潜力,创造投资机会,让世博会成为沙特公民文化和社会价值观、独特身份以及丰富历史文明的一次特殊展示。对于利雅得的获胜,沙特各界欣喜若狂。沙特政府公报称之为“一个历史性的、令人热切期待的时刻”;外交大臣费萨尔·本·法尔汉亲王欢呼“利雅得获得三分之二票数的结果,表明国际展览局成员对利雅得承办的坚定信任。”沙特体育部长在利雅得获得主办权后兴奋地宣布,将11月30日开始的沙特职业足球联赛第15轮定名为“利雅得世博会2030轮” 。利雅得规划中的世博会园地位于城市北部,距哈立德国王国际机场5—10分钟车程。为成功主办世博会和申办2034年世界杯足球赛,沙特将大幅更新城市基础设施,并专门修建总面积600万平方米的园区。沙特申办方预测,届时访客人数将高达4000万人次,在线访客更将突破10亿次,吸引多达246个国家、国际组织和非官方参会者,为沙特创造大量招商引资、经贸合作和旅游机会。▲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市貌。图/新华社沙特的大手笔许多观察家指出,2030年是沙特王储兼首相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雄心勃勃、希望借此引领沙特摆脱单纯石油经济,实现国家转型的“愿景2030” 规划标志性年份。在这个年份主办世博会,对沙特暨沙特王室有着非同寻常的重大意义。因此沙特高度重视申办这届世博会,为此在利雅得市皇家协会牵头下,拍出72亿欧元申办专用资金,并纳为“愿景2030”规划预算的一部分。“愿景2030”规划的着力点,是通过向全世界展示在沙特投资经营的巨大机会,吸引外国资本、技术流入沙特,助力沙特转型,“利雅得2030世博会”也分担了这一使命。在申办规划中,利雅得承诺为推动创新,支持下一代企业家设立专门区域“协作变革角”,将“可持续性”作为申办的核心诉求,提出世博会“零碳”倡议,并提出“开发可持续的交通基础设施,推广循环经济模式,发展节能建筑”。所有这些都表现出“欢迎国际合作”的开放姿态,这显然有助于提升“利雅得2030”作为招商引资、寻求经济合作机遇平台的“含金量”。熟悉沙特的人士进而指出,利雅得近年来城市面貌日新月异,横跨全城、长达135公里的线型体育文化综合公园“体育大道”,70%为绿色空间、位于市中心以“可持续生活方式”为出发点的萨勒曼国王公园等,都已成为崭新的城市地标。它们在“利雅得2030”宣传材料上的不断闪烁,也吸引了来自全球的更多眼球。而规划中的新地铁系统包括6条线路,全长近170公里,将机场与世博会地点、城市和市中心连接起来,也是近年来全球范围内少见的城建大手笔。此外,沙特在助选策略上主打“第三世界团结”牌,成建制地说服各发展中区域成员国集体投票支持。如距离投票不到半个月的11月17日,沙特和拥有15张选票的加勒比共同体达成合作协议,该共同体除外交由英国代管的蒙特塞拉特外,其余14票均投给沙特。这种有针对性、高效率的“推销”策略,让选前就被多数观察家认为“有优势”的利雅得,最终把相对优势转化为绝对胜势。落选的罗马和釜山尽管少数支持罗马的人士抱怨“罗马可能输给了钞能力”,但绝大多数人承认,罗马的确“技不如人”。意大利企业和制造部部长认为,申办失利“基本是可以预见的”,因为“罗马起步实在太晚”。针对意大利世博会申办负责人马索洛抨击投票给利雅得的国家如此之多,是“国际社会重商主义泛滥的结果”,不少意大利评论家不以为然。他们指出,世博会从创办以来就一直是“重商主义的平台”,利雅得在这样一个平台的竞争中因“重商主义”的理由被选择,恰表明罗马相较于利雅得承办资格不够。有人分析认为,罗马世博会总体规划中“世界最大太阳能公园”和“给予每个参展国平等权利”等理念或含糊不清,或迂阔无当,“人民与领土:再生、包容、创新”的主题词也不够响亮。主打发展中国家,却仅宣布拨款2.4亿欧元用于支付“最多144个发展中国家的参与费用”,被认为吸引力不够。更要命的是,组委会早早宣布“将欧盟和非洲作为拉票重点”,却迟迟拿不出系统的、有说服力的拉票方案。非洲是全球独立国家最多的大洲,共有独立国家55个,欧洲仅意大利所在的欧盟就有27个成员国,但罗马仅获得17票。至于在申办失败后公开宣泄失望情绪的韩国釜山,尽管有人归咎于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的50秒宣传片影射竞争对手沙特,显得“轻佻不当”,和韩国朝野优势意识过强,导致了申办的失败。一些分析家指出,韩国方面将拉票的希望过多寄托在国内财阀身上,而这些财阀的拉票行动却总是“企业利益优先”。如被寄予厚望的三星集团董事长李在镕,今年早些时候借出席太平洋岛屿论坛之机跑到南太平洋的库克群岛拉票,11月又搭商务出差“便车”去游说了英国和法国,如此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效果可想而知。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面对将2030年世博会主办权归属嵌入“愿景2030”大框架,提升至“国家战略转型大计”高度的沙特,韩国釜山、意大利罗马本已明显落了下风。冲刺最后关头,罗马和釜山还屡屡在同一区域“撞车”,如都把欧盟选票当作经营重点,导致原本不多的票数再被分流,自然更无胜算。利雅得最终胜出,可以说是水到渠成。撰稿 / 陶短房(专栏作家)编辑 / 迟道华校对 / 赵琳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自用户上传并发布或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本站点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删除。

打赏